當前位置 : 首頁
> 熱點關注 > 各縣(市、區)
打造全省領先、全國一流善治之區 余杭高水平推進全域治理現代化
  • 發布日期︰2019-11-26 09:51
  • 來源︰余杭區
  • 字體︰[ ]

面對百年未有之大變局,我國正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。在這一過程中,縣域社會治理現代化是重要一環。

杭州市余杭區三面環繞杭州主城,經濟總量全省領先的同時,也面臨著流動人口多、市場主體多、建築工地多等社會治理復雜狀況。面對這樣的形勢,為破解社會治理難題,該區不斷探索、完善和創新社會治理的體制機制︰

2004年,在喬司建立全國第一個鄉鎮(街道)綜治中心;2011年,探索基層黨建網格和綜治網格“兩網合一”;2015年,推進以大黨建為統領的社會治理大聯動工作機制;2018年,啟動“社會治理創新年”行動;2019年,提出“全域治理現代化”建設……

更值得一提的是,今年以來,按照浙江省、杭州市工作部署,余杭區傳承發揚新時代“楓橋經驗”,將“最多跑一次”改革理念向社會治理領域延伸拓展,規範推進區、鎮街、村社三級社會矛盾糾紛調處化解中心建設,探索實踐矛盾糾紛化解“最多跑一地”。

當前,在高質量發展征程上,余杭區正按照“全域治理”三年行動計劃,統籌推進社會治理、民生福祉和文明創建各項事業,高水平推進全域治理現代化,爭當縣域治理排頭兵,為打造全省領先、全國一流善治之區而努力奮進。

三級聯動

推進矛盾糾紛化解“最多跑一地”

近日,筆者來到余杭區社會矛盾糾紛調處化解中心。在這里,整合了該區信訪、司法、法院等20個部門常駐。在一樓,筆者看到,不少窗口工作人員正在為前來信訪、法律咨詢的市民提供服務。

該中心工作人員介紹,余杭區社會矛盾糾紛調處化解中心一至五層為公共服務區,共開放18個接待窗口、21個調處功能室,為群眾提供線上線下10余項服務。

不同樓層有不同功能。一樓是“一站式”服務大廳,包括人民來訪聯合接待區和公共法律服務區;二樓主要是矛盾糾紛多元化解區,對一樓窗口受理的事項,引導到二樓進行處理;三樓是以“智、網”為主題的智慧治理區,該區基層社會治理綜合信息指揮中心就在這里;為多元化解矛盾糾紛,該中心還引入兩代表一委員、退休老干部、社會組織等,在四樓設有相關工作室;五樓則是余杭區“86212345”區長公開電話受理中心。

“我們將‘最多跑一次’改革向社會治理領域延伸,推動‘多中心’整合為‘一中心’,推行矛盾糾紛一窗式受理、一攬子調處、一條龍服務,以實現矛盾糾紛化解‘最多跑一地’。”該工作人員說。

除區中心外,余杭區已有15個鎮街、218個村社完成中心建設,其余將在年底前建成啟用。區、鎮街、村社三級社會矛盾糾紛調處化解中心的建立,打通了“訪—調—仲—訴”全過程鏈和“區—鎮—村—網”指揮鏈。

以問題為導向,推進矛盾糾紛整體治理。余杭區從矛盾糾紛量大復雜的癥結入手,發揮中心聯通、聯動、聯治的作用,全力打造矛盾糾紛調處化解綜合性服務管理平台。比如,該區在區、鎮街、村社三級社會矛盾糾紛調處化解中心設立無差別受理窗口,辦理各類矛盾糾紛、信訪訴求和舉報事項,並實行首問負責制,提升群眾初信初訪的辦理質效和公信力,將群眾信訪和矛盾糾紛吸附在當地,實現群眾信訪和矛盾糾紛“就地解決”。

以需求為導向,推進矛盾糾紛源頭治理。余杭區聚焦訴訟、信訪、110報警三大矛盾糾紛聚集地,形成“一中心、四平台、一網格”上下聯動、左右協調的治理模式。比如,推進訴源治理,對涉訴矛盾糾紛,該區建立“糾紛調處—司法確認—訴訟引調—代理訴訟”服務機制,區法院對家事糾紛、相鄰糾紛等適宜訴前調解的糾紛,在立案前引調至余杭區社會矛盾糾紛調處化解中心;推進訪源治理,該區探索開展鎮街每月“固定接訪日”活動,各村社中心設立信訪接訪點,由鎮組團聯村(社)干部下沉村社化解矛盾糾紛。試點的塘棲鎮8月至11月“固定接訪日”共接待來訪群眾反映信訪事項210件,其中現場解決答復111件,通過村社代辦解決99件。

今年前三季度,余杭區實現地區生產總值1722.4億元、增長8.6%;完成財政總收入648.9億元、增長18.6%。在此背景下,該區社會矛盾糾紛狀況持續向好。數據顯示,自5月29日運行以來,區級中心已辦理信訪事項1241件,提供咨詢、調解、公證、鑒定、仲裁、訴訟等各類公共服務12759件,三級中心共開展信訪代辦3079件。訴訟案件高位增長勢頭得到控制,一審民商事案件同比下降24%;公共法律服務提質增效,助力糾紛化解,業務量上升37%。

數字賦能

提升基層社會治理效能

人、車進出小區刷臉刷牌,電瓶車集中充電並有智能設備對電壓等實時監測,監控視頻隨時監督違法或不文明行為……這是近日筆者在余杭區星橋街道湯家社區錦繡二區看到的場景。該小區是余杭區智慧安防小區試點。智慧治理的實現,大大提升了老百姓的獲得感、幸福感和滿意度。

今年以來,在加快推進數字浙江建設過程中,該區加快建設杭州城市大腦?余杭平台,預防和化解社會治理中遇到的新問題、新矛盾、新風險,提升治理效能,全面推進社會治理現代化。

余杭區委政法委有關負責人介紹,該區在社會治理中“用數據說話、用數據管理、用數據決策、用數據創新”,逐步形成了智慧治理“余杭模式”。筆者了解到,該區的智慧治理,破解了社會治理的三大難題︰

精準感知,變事後“救火”為超前預防,有效防範了社會風險;高效處置,變應對遲鈍為及時快速,就地化解了矛盾糾紛;以人為本,變管理控制為多元協同,社會治理逐步實現共建、共治、共享的喜人新局面。

數據分析能夠預警預判,讓治理由事後“救火”變為超前預防。筆者在該區“欠薪一體化預警平台”看到,11月14日下午,系統提示東湖街道一建築工地欠薪預警。街道工作人員上門核查,並將蓋有銀行公章的10月工資發放明細上傳至系統,這一預警信息才被關閉。

“系統涵蓋了余杭600多個在建工地的工資專戶、社保繳費、工商處罰等10類數據。通過對這些數據的計算分析,對有欠薪跡象的工地能及時預警,讓我們由以前的‘事後救火’變成了現在的‘超前防火’。”余杭區人社局勞動關系科有關負責人說,今年以來該系統已提示欠薪預警846起,而余杭區欠薪案件案發率同比下降超30%。

數字化技術的及時感知,讓政府能夠快速反應、高效處置。11月初一天晚上9點多,余杭一肉類冷藏企業發生液氨泄露,附近的傳感器馬上感知,並短信通知給企業負責人和安全管理員。不到一分鐘,安全管理員就到現場處置,發現是閥門壓緊螺絲松動,整個過程約3分鐘。

“以前,我們是上門抽查;現在通過數字化手段監測,我們可以隨時了解企業的安全生產狀況,築牢企業安全生產的底線。”余杭區應急管理局科技與信息化科有關負責人說,該區有近200家安全生產重點監測企業安裝了“智慧安監”系統。截至10月,該區安全生產事故數同比下降35.1%,死亡人數下降42.9%。

實現智慧社會治理的前提,是打破數據壁壘,實現數據一張網。今年4月,以統一地址庫試點建設為契機,余杭區融合民政、市場監管、公安、水務等25個部門(單位)29套系統,用4個月時間為每一棟房屋建立一個“身份證號”。目前的余杭統一地址庫已有111萬余條賦碼地址,覆蓋20個鎮街1468個網格。

余杭區委政法委基層治理綜合信息指揮保障中心有關負責人說,通過統一地址編碼,粘附人、房、企、事、物、通訊等相關社會治理要素數據,該區建立了實有人口、實有房屋、企業法人3個基礎數據庫,為有效推進社會治理精細化打下堅實基礎。

夯實基礎

打通治理的“神經末梢”

基礎不牢,地動山搖。

在高水平推進全域治理現代化過程中,余杭區積極推動黨組織建設在基層治理領域有效覆蓋、發揮引領作用,推進黨支部標準化規範化建設,探索區域黨建聯盟建設,不斷強化黨組織的主心骨作用。

以黨建為引領,該區強化自治法治德治融合的基層治理方式,完善群眾參與基層治理的制度化渠道,把群眾的主人翁意識激發出來,努力做到“大事一起干、好壞一起評、事事有人管”。

在基層社會治理中,如何激發群眾的主人翁精神?“眾人的事情由眾人商量。”在小古城村民主協商機制的基礎上,余杭區總結出“議什麼”“誰來議”“怎麼議”“議的效力”的“四議”工作法,在全區積極推廣,初步形成了一套可復制可推廣的實施機制,走出了一條黨領導下的基層民主協商新路子。

面對“議什麼”,該區圍繞中心工作和群眾需要,建立起六大類協商議事目錄,提升了專題協商精準性;將群眾的想法匯總形成“協商菜單”,真正做到“干不干、干什麼、怎麼干”都讓群眾來議、大家來定。

問題由“誰來議”?該區主要在鎮街、村社、網格3個層面分類搭建對話渠道,針對問題層級不同和議題側重,廣泛吸收多元主體參與,凝聚共識,推動工作,提升參與的廣泛性,尋求民意的最大公約數。

“怎麼議”也是關鍵一環。事前專題協商、事中民主參與、事後績效評估,該區從完善協商方式方法入手,壓緊壓實協商每個環節,形成了一個規範有序的參與閉環,確保了議事過程的順暢組織。同時,該區高度重視“議的效力”,將協商落實的成效與全過程監督和績效評估有效掛鉤,確保把好事辦好、把實事辦實,真正讓民主協商深入人心。

在基層實踐中,創新舉措層出不窮。比如,徑山鎮在監督上“下功夫”,在3名村監會成員的基礎上,根據不同議題確定專家、利益相關村民和熱心村民參與監督,打造“3+X”監督模式,推動垃圾分類、廁所革命、美麗庭院等130余項大事小事落實落地;黃湖鎮青山村則借力新的社會階層人士這個“外腦”,推進“自然好鄰居”等項目,共建未來鄉村試驗區。

協商于民、協商為民。目前,余杭區建立了村社民主協商議事會358個,產生議事會成員3673名,建立網格議事小組1368個,開展協商5300余次,有效提升了基層社會治理能力。

打通基層治理“神經末梢”,余杭區實行網格化管理和服務。該區分為1468個網格,配備了1575名專職網格員,負有矛盾糾紛排查等20項職責;還有3.6萬余名兼職網格員、人民調解員、群團組織成員、行業專家等開展志願服務、救助幫扶、化解矛盾、預防違法犯罪等活動。